第四百七十章 洛容之战(2)

    王斌部骑兵掠过敌阵前方,烟尘之中,两军正面的步军阵、相距只有数十步了。

    战场上炮声大作,官军立阵不动,架设在后方如同痰盂一般样子的碗口铳炮声大作;铸铁炮弹与箭矢一起抛射出来。汉王军前面是弓弩手,在数十步外也开始平|射攻击。

    小河西岸的巨大嘈杂声震天动地,火炮与箭矢的发射之间,无数的惨叫声、呐喊声弥漫在空中。地面上更是烟雾沉沉,仿佛阴霾笼罩、将有暴风雨来临一般。

    远处的树林与房屋,也被烟雾笼罩,变得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两军最近的地方距离五六十步,官军阵后的碗口铳只能抛射、不然铁丸容易从喇叭一样的炮口掉出去;实心炮弹落进汉王军阵中一砸一个坑。阵后抛射的弓|箭,距离更远,杀伤力也远不如抵近平射的强弓硬弩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当汉王军前几排拿着弓弩手、开山铳、铜火铳的军士逐渐抵近时,官军各个方阵终于开始动摇了,他们正在调整阵型……

    不久之前,汉王军骑兵发动了一次貌似冲阵的进攻。官军的正面前军,有几个大方阵以十分密集的队形排开,约有两三千人,立营拒敌。如此阵型,前面几排主要是长枪兵、枪盾兵,人们也靠得很近组成稠密队列,以便对付骑兵冲击。

    但汉王军步兵营抵近之后,官军的密集阵营就非常不利了!汉王军前面的火铳、弓|弩将对官军阵营进行远程打击。

    官军的正面火力,大不如汉王军的布局;他们又不敢快速冲过去近战,不然那么密的队形,难以快速推进,很容易混乱散架。

    于是官军开始分开各个百户队队形,准备反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汉王军中一个声音大喊道:“杀!”

    顷刻之间,呐喊声更大了!汉王军前面的火铳兵和弓箭手从方阵间隙之间后撤,近战步兵以横队向官军正面攻去。两军很快便短兵相接,杀声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那惊恐的叫喊声和嘶声裂肺的惨叫,在空中回响,百步之外的人也能切身感受到其中的惨烈,闻到隐隐约约的野蛮血|腥味!

    两军正面激战了一阵,官军开始退却,各阵已有了松散的迹象,溃败似乎已不可扭转!

    但是东边的树林与河里,一股股官军步兵正在西进。官军派出了权勇队,前来增援中路战场。

    王斌率领三冲骑兵,已奔跑到了大军左翼,位于前营参战方阵、与后面列阵的第二批中营步阵之间。他没有急着再度出动骑兵,去追击溃败的敌军前营。

    因为远处那处斜坡后面是树林、小河,不利于骑兵|运动。何况敌军权勇队正在前进,刚调动上来的敌军尚未进入战??;权勇队的火器必定填充准备得很完善,人们的体力也没损耗,队形严谨整齐。这时候到树林里去攻打他们,绝不会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王斌现在认为,率领步兵营的陈贞应该让前营先后退,重新整顿人马之后,再迎战敌军正面的权勇队。

    果不出其然,没过多久,前边的汉王军各方阵已经停止追击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王斌发现官军居然没出动任何骑兵!他们的骑兵在何处?

    王斌眺望着四面的远处,终于在东北方向的小河对岸、看到一些骑兵人马正在向北调动。吴高军主力是在向东南方向行军的,那股骑兵却反方向调动,王斌顿时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亲兵来报:“禀王都督,咱们的斥候在西南五六里地外,发现了大股敌军骑兵,正在向北行军!”

    王斌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一声!

    在此时此刻,王斌一下子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虽然这地方两边都是水田,一时间难以行进大军;天气也很好、视线开阔,敌军的任何调动也难以掩藏……但是骑兵可以从更远的地方,利用短时间速度快的优势,对汉王军进行后翼包抄!

    吴高有个优势,兵很多,即便是只用骑兵,兵力也不输王斌的前锋步骑。

    王斌忽然间充满了懊悔,如此简单部署的可能性,自己事先怎么没想到?主要因为那吴高相当沉得住气,开战之前一点动静也没有!

    “马上传令陈贞,向北面树林那边撤退!”王斌对身边的部将说道。

    部将道:“王都督,阵前退兵太险了!”

    王斌不喜欢犹豫,立刻就断然决定道:“俺们刚胜了一阵,士气很高,主力也还没参战,撤退还来得及!叫陈贞稳住各营,慢慢撤退。官军追击,则以精兵协同本将骑兵反击!”

    “得令!”

    王斌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尘土烟灰,又转头说道:“李把总,你即刻率右冲(一冲四百骑),到西北面去,瞧准机会阻击敌军马队!”他接着遥指远处,又道,“北面那一片树林,沿着树林南边的道路,往西走?!?br />
    一员武将抱拳道:“得令!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人马中一片绿色的三角旗,便率先离开了此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斌发现东北方左翼那边,小河对岸的一些敌军骑兵正在涉水过河!那地方,小河对岸是一大片收割之后的水稻田,一块块水田之间的田坎只是狭窄的道路。

    王斌猜测左翼敌骑想穿过那片稻田,来到汉王军的左后方……不然他们从那里渡河干甚?

    于是王斌立刻又调了骑兵左冲两个百户,率一衡骑兵往东北方向,利用稻田阻击敌骑!

    各处的骑兵,陆续奔赴指定的战场,周围马蹄声“隆隆隆……”一阵大作。

    这时南边的敌军步营果然开始追击了,他们的前营组成大胆的几股纵队,列队跑步追赶退却的汉王军方阵。

    “各骑兵将领,该俺们上了!”王斌提起长|枪,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众军一阵呐喊,各处的马兵陆续开始移动。王斌带着红色三角旗的亲兵,位于正中前方,大伙儿逐渐慢跑起来。

    敌军数路纵队已停止了前进,正在就地列阵,呐喊声、吆喝声从远处传来。河边的树林边缘,一股敌军骑兵也渐渐出现在尘雾深处。

    王斌命令左冲两横骑兵,直趋敌前锋步阵袭扰。自己则亲率中路红旗马队,直冲敌骑兵方向。

    “曹你|娘!”王斌愤怒地大吼了一声,提着长枪直指敌骑马队。稻田边上的一大片庄稼地和荒草之间,战马汹汹,“隆隆隆”的马蹄声和喊杀声大作,震天动地的声音再度升高。

    弦声“啪啪”地密集响起,尘土中黑影嗖嗖。片刻后两股骑兵冲到了一起,马嘶、惨叫和金属的撞击声响彻四野,甚至还有一些战马收不住速度躲不开对手,“砰砰”剧烈地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一股股骑兵迂回冲杀,土地上仿佛平地吹起了龙卷风,大股的尘土像旋涡一般飞腾。

    王斌率兵冲杀了一个来回,发现那边的官军前锋步营一个方阵已经崩溃了,其它临时列阵的方阵也有点乱糟糟的。但汉王军在那边的骑兵人数不多,他们只能顾着追杀近处散乱的溃兵了。

    南面更多的敌军步兵营,正在缓慢地列队行进上来。刚才被王斌冲杀了来回两次的敌军骑兵,人数也不多;敌骑这时没再上来,正在陆续调头,向河边树林和敌军后面的步营之间退却。

    王斌见状,喊道:“鸣金,骑兵撤了!”

    哐当的铜器以三声五声的节奏敲了一会儿,王斌的亲兵红旗也正在向北运动,各处的马队也逐渐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官道两侧,丢弃了许多汉王军的碗口铳、炮弹和车辆,一些受伤的军士也来不及带走,地上一片狼藉。各处方阵正在向稻田之间的官道上后撤……

    在东北方向的大片稻田边上,两百骑汉王军骑兵,已经下马了。他们摆开长长的横队,拿着弓箭对准稻田和田坎上的敌骑射|箭。

    弦声“噼里啪啦”凌乱而密集,响声一直没消停。

    一些敌骑被挤到了水里,马蹄在水田淤泥中艰难地跋涉,战马在四处嘶鸣。敌骑兵时不时被弓箭射中,惨叫着落马掉进水里。

    骑兵在马背上不好借力,弓箭的射程和准确都不如踏实站在地上的人。官军也纷纷跳下马以弓箭还击,然而以田坎上的狭长纵队射岸上的汉王军横队,官军非常吃亏;因为纵队在同样射程内,要遭受前方两侧的双|倍射击。

    水田里的乱兵更是无法聚集,陷在淤泥里行动缓慢,人马挣扎着一身是泥水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北面这股官军骑兵便退却了。

    ……王斌部暂时顶住了官军的反击,步兵方阵陆续从官道附近、退到大片稻田北侧时,便已经避免了眼前的灭顶之灾。然而南路官军骑兵主力一旦迂回完成,王斌步兵主力各营必定陷入包围之中,动惮不得。

    汉王军前锋孤军被按在了这个地方。如果吴高会调动更多的人马上来,王斌部的毁灭只是时间问题!

    无论多勇猛的人,始终是血肉之躯。现在王斌已是绞尽脑汁自保了,一万多人能不能活下来,竟然只能依靠敌人的决定。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直播快吧足球比分 | 错误报告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大明春色470》,方便以后阅读大明春色第四百七十章 洛容之战(2)后的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大明春色470并对大明春色第四百七十章 洛容之战(2)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大明春色470。
  • 和平金沙湾社区举行爱我美丽沈阳”端午节活动 2018-12-11
  • 砍倒“友谊”枫树 特朗普拒不认错 2018-12-11
  • 全面理解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 2018-10-23
  • 揭秘劣质红木家具的惯用造假手段 2018-10-23
  • 892| 213| 112| 817| 112| 116| 304| 703| 428| 652|